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我的大学]眼泪滴下来……

[我的大学]眼泪滴下来……
  

  [我的大学]眼泪滴下来……

  ——深海淡水鱼

  

  

  一九九七年,也就是香港回归那一年,我登上北去的列车离开了生活了二十年的故乡----昆明,向北京进发,即将开始为期四年的大学生涯。

    

  对于大学生活,我有着很多的憧憬,明媚的阳光,如金的时光,亲密无间的同窗,和蔼的师长……这就是我梦寐中的大学,虽然不是北大、清华,但是一样的精彩!

    

  父母舍不得我一人独行,陪着我坐了三天三夜的火车,一路硬座挺了下来。走出了人群熙攘的北京站,我和父母打出租车很快就到了人大的门口。从远处就能看到校门右侧那个发着刺眼金光的牌子“中国人民大学”。经过八十个小时旅途颠簸得我,此时险些虚脱。这里就是我将要学习生活的地方,这就是我的大学。

    

  父母第二天才恋恋不舍的离开北京回昆明老家。偌大的北京城,新鲜而孤寂的校园里只剩下我一个人孤独的身影。我知道这仅仅是开始,在未来的四年中,我告诉自己要学会坚强。

  宿舍,图书馆,教室……一切都充满了九月阳光明媚的味道,孤独的我徘徊在校园的小路间,如同一支迷途的麋鹿,茫然而不知所措。

    

  终于开课了。当全班同学坐在一起,望着身边有说有笑的同学,一张张灿烂的笑脸慢慢化解着我内心的孤独。系主任自我介绍之后,同学们逐个开始介绍自己的情况,她们大多数来自北京,单从说话也能听出来,京味儿十足。终于轮到我了,我可以感觉到心脏快要冲破胸膛,脸上的温度足以烧熟一碗过桥米线。我那蹩脚的普通话,表明了我的身份,也着实给大家开了心欢儿,算是一份见面礼!后来我才知道,我是班上唯一的外地学生。

    

  如果我的普通话能像我那高挑条苗的身体那样完美的话,我就完全可以成为北京女孩妒嫉的对象。来自春城的我,就像所有南方的女孩一样,一米七的身材凹凸有致,皮肤白皙而有光泽。这些都是很多北京女孩子所无法比拟的,看看我身边的女同学就知道了,要么高瘦(骨感),要么矮胖(像沈殿霞),每节课后还要补妆,下学之后不是去美容就是去减肥。

  宿舍里面的总共有六个女孩,其中五个是土生土长的老北京,另外一个就是我。最开始大家还不熟识,之间隔阂挺大,但是没过几天就都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三五个一群开始唧唧喳喳。最开始的话题还是围绕我展开,五个舍友围着我坐成一圈,,睁大惊奇的眼睛听我讲云南,讲大理,还有我日夜思念的昆明!她们说最爱听我带滇边口味的普通话,现在就流行这种发音不准的普通话。

    

  教室里、宿舍内,让我找到了在昆明和朋友们在一起的感觉,我也尝试着改变自己孤僻的性格,不希望未来的四年成为煎熬。

    

  一切不幸都是由北京干燥的天气引起,就是现在联想起北京秋天的空气,也足以让我窒息。干燥的天气白癜风治疗的好吗,空气中仅存的一点点水分也被落叶压在地面上,尘土在落日余晖的照射下曼舞。听着老师在上面讲课,下面的我仿佛快要窒息,尘土仿佛已经堆积到我的喉咙!幸好,在我即将要爆发的那一刻,下课铃响了!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冲出教室,之后疯狂的直奔水池!我狠命的用清水冲击着干涩的喉咙,鼻孔里的血块已经凝结,呼吸只能靠嘴!可恶的天气,难道真的要置我于死地!我埋怨北京的天气,我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选择来北京上大学!

    

  紧接着的几天,我的情况并没有好转。为了避免出现上次那种尴尬的局面,我随身带了一个小水瓶,里面沏着妈妈留给我的绿茶,额外我还准备北京哪个医院可彻底治愈白癜风了一卷卫生纸放在抽屉里,以防意外。

  我对天气强烈的反应,正如同同学们对我的好奇和新鲜感,最初还是理解和怜悯,后来演变成了厌恶。慢慢的,我的一切,乃至我那被认为时髦的普通话也成为她们的谈资笑料。

  我是学语言的,最忌讳人家说我的发音有方言的味道。但是,我也不得不承认,一些字母的发音对于我来说,可能一辈子都不可能准确。但是,我还是在同学的嘲笑中一遍遍的模仿着老师的口型,直到老师也对我放弃了信心,我的心绝望到了极点!

    

  每个周末的晚上,舍友们都回到自己温馨的家,分享着父母的体贴呵护。而我只能一个人守在空荡荡的宿舍里,呆呆的望着天花板,发愣。我用手指轻轻按摩着发酸的喉咙,如同一个奄奄一息云南白癜风医院有哪些、垂死挣扎的病人。十点半,宿舍里一片黑暗。平日喧嚣的走廊,此刻也变得静悄悄。即使有一两个人走动,也是像我这样孤独的灵魂。我平躺在床上,双手交叉垫在头下,望着窗子外面皎洁的月光出神。月光笼罩下的世界,是一个明亮柔和的世界,而我的灵魂正在被黑夜和孤独所吞噬。几滴冰凉的泪水落到我的手臂上,我哭了……

    

  

  联系方式:(Email)vicentewang@sohu.com|(ICQ)18207947||
返回列表